中國西藏網 > 文史

【深圳順豐集運倉】唐古拉山“金橋”養護人巴恰

發佈時間:2021-09-22 09:39:00來源: 中國西藏新聞網

  世界屋脊唐古拉山,海拔5220米,氣候惡劣,高寒缺氧。這裏冬春風雪交加,夏秋氣候反覆無常,山頂積雪不化,常有大風雷雨襲擊,青藏公路就從這裏通過。山頂的109工區歷來被視為青藏公路的關鍵地帶,成為養護的重點。然而,在這嚴重缺氧、氣候十分惡劣、條件非常艱苦的地方,卻長年活躍着一支熱衷於交通事業的養路隊伍,他們奮戰在這裏,奉獻在這裏,巴恰同志就是這支隊伍中的一員。

  巴恰,男, 1944年生,那曲安多縣人, 1962年參加工作,198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是西藏第一代藏族養路工人,曾擔任過被譽為“天下第一道班”的109道班班長、青藏公路局安多公路養護段段長。他在風雪高原唐古拉工作了近30個春秋,以樸實、誠懇、艱苦奮鬥的精神,為青藏公路的暢通,貢獻了自己的青春,譜寫了可歌可泣的高原建設者之歌。

  巴恰所在的工區,時常受到雪災威脅,每逢大雪,他們的道班房就淹沒在茫茫大雪中,人只能從窗户出入,即使這樣,他們依然堅持在風雪天外出排除積雪,並將因風雪而受阻滯的司機、旅客接到道班精心照料。每當路上傳來車輛的喇叭聲時,他就立即和工人們一起踩着沒膝深的積雪趕到山頂,奮力剷除積雪,導引車輛向山下移動。為了引導好運送救災物資的車輛,他索性守在積雪最深的埡口,在風雪夜,他舉着一面紅旗為推土機和車輛引路,清除不斷積起的大雪,護送救災車一輛一輛過山口。事後,一位青年工人説,凌晨我們返回道班,發現巴恰脱外衣的時候很吃力,原來他的手和胳膊都凍腫了。唐古拉山上有多少片雪花,巴恰就有多少動人的故事。他的故事總是和路連在一起,路在他的心上。每當車輛出事或拋錨時,巴恰總能聞訊趕到,看護貨物、救護傷員、拖拉車輛。

  1975年冬天,拉薩運輸公司的一輛車在1407公里處不慎翻車,駕駛員身亡,助手頭部、胸部受傷,血流不止。巴恰聞訊趕到後,立即吩咐工人看護散落的物資,自己把這位助手揹回家中,給他包紮傷口,安排好食宿,直到傷員單位的救濟車來接。

  1981年冬,一輛運輸車不慎滑下公路,巴恰組織人力主動協助拖車,因為路滑、坡陡,加之是重車,拖車鈎猛然崩斷,鋼絲繩如閃電般飛來,打在巴恰的額頭和手臂上,他跌倒在地,鮮血染紅了上半身,但他咬緊牙關依然支撐着站了起來,招呼大家重新拴上鋼絲繩,有的工人流着淚勸他回道班包紮,但他依然堅守在崗位上,直到養護段黨支部書記央德趕到後,命令他回去,巴恰才搖搖晃晃上了車,一下暈了過去。從那以後,他的額頭上留下了一條兩寸來長的疤痕。

  1983年,繼夏季暴雨後,這裏又發生了冬季大雪。雁石坪養護段106至107道班之間嚴重阻車,巴恰組織青年突擊隊前往救急,為了迅速恢復通車,他和夥伴們顧不上回道班吃飯,用雪拌糌粑充飢,連續5天剷雪,每天工作長達十多個小時,直到恢復通車。1985年,那曲等地遭受罕見的雪災,連續十幾天的暴風雪襲擊了整個唐古拉地區,大批的牛羊死亡,成羣的野羊、野兔凍死在大雪中。巴恰在工區搶險保通動員會上説:“我們面臨着最嚴峻的考驗,為了災區人民,我們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一定要保障公路暢通。”雪災期間,巴恰得知附近兩個鄉27名老人和孩子被困在1米多厚的積雪中,食物和衣物都被埋在了雪中後,立即組織人員趕赴現場,把災民背的背,架的架,全部帶回道班,讓出住房,拿出糧食,盡全力安排好他們的生活。他又組織工區的同志,給附近災民支援糧食和衣物,還送去牛糞等生活物品。雪災期間一切常規的生產、生活秩序都被打亂,許多被風雪阻困的過往司機、旅客被接到道班後,巴恰毫不猶豫和往常一樣讓出自己的住房,安排被困司機和旅客住下,自己和家人卻圍在火堆旁過夜。在雪災持續的近半個月裏,巴恰和他的工友們每天工作時間都超過了十五六個小時。

  巴恰作為一名普普通通的養路工人,他沒有驚天動地之舉,也沒有了不起的創造,只是在海拔5000多米的高山上,與養護地段和公路打交道,默默地奉獻了近30年,把自己的一切都無私地獻給了高原養護事業。多年來,巴恰以一個普通工人的熱心腸,以一個共產黨人助人為樂的品質,奉獻着自己的愛心,以艱苦奮鬥的精神,譜寫了高原養路工人之歌。道班工人們親切地稱巴恰為“老班長”,而巴恰也正是因為他的樸實、誠懇、無私奉獻獲得了“唐古拉山‘金橋’養護人”的讚譽。

  1989年,國務院授予巴恰同志“全國勞動模範”稱號;1990年,國家民委授予“全國民族團結進步先進個人”稱號。

  (本故事文字由西藏自治區黨委黨史研究室提供)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