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理論

從思想到行動紮實推進共同富裕

發佈時間:2021-09-30 08:47:00來源: 光明日報

  【深圳順豐集運倉】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遠景目標,其中包括“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在2021年8月17日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進一步強調,我們正在向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邁進,適應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更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必須把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作為為人民謀幸福的着力點,不斷夯實黨長期執政基礎。這要求我們必須全面、深入地理解和把握“共同富裕”的理論基礎、制度保障和實踐舉措。

  1.準確理解和把握“共同富裕”

  中國共產黨成立之後,團結帶領中國人民經過艱苦卓絕的革命鬥爭,建立了人民當家作主的新中國,並始終將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作為共產黨人執政的出發點和落腳點。1953年,中共中央通過的《關於發展農業生產合作社的決議》中即提出“共同富裕”的概念。1992年,鄧小平同志強調了共同富裕問題,指出“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在多個場合發表了有關“共同富裕”的重要論述,為在新時代準確把握共同富裕的內涵、推進共同富裕取得實質性進展提供了根本遵循。

  “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特徵。改革開放40多年來,在允許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推動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努力做大蛋糕的同時,我們黨採取有力措施保障和改善民生,打贏脱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為促進共同富裕創造了良好條件。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向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邁進的新徵程中,更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必須把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作為為人民謀幸福的着力點,在高質量發展中進一步促進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是全體人民的富裕,是人民羣眾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推動共同富裕,就是要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讓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鼓勵勤勞創新致富,不斷提升全體人民的滿足感、幸福感和獲得感,同時不斷完善社會公平保障體系,為人民提高受教育程度、增強發展能力創造更加普惠公平的條件,暢通向上流動通道,給更多人創造致富機會,形成人人蔘與的發展環境。我們所要實現的“共同富裕”,是全體人民共同追求、共同參與的富裕,是基於全體人民的平等權利而普遍享有的富裕,是能夠不斷滿足人民羣眾多樣化、多層次、多方面的精神文化需求的富裕,是實現人的自由全面發展的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不是少數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齊劃一的平均主義,需要分階段促進共同富裕。一方面,立足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保護合法致富,堅持基本經濟制度,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鼓勵辛勤勞動、合法經營、敢於創業的人成為致富帶頭人,先富帶後富、幫後富。另一方面,建立科學的公共政策體系,形成人人享有的合理分配格局,堅持循序漸進,對共同富裕的長期性、艱鉅性、複雜性有充分估計,盡力而為、量力而行,鼓勵各地因地制宜探索實現共同富裕的有效路徑,不斷總結經驗,逐步推開。

  2.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指導

  “共同富裕”具有深厚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基礎,是從歷史發展規律得出的科學結論。

  “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制度對勞動人民的殘酷剝削造成嚴重的貧富分化,“使相對過剩人口或產業後備軍同積累的規模和能力始終保持平衡的規律把工人釘在資本上……這一規律制約着同資本積累相適應的貧困積累。因此,在一極是財富的積累,同時在另一極……是貧困、勞動折磨、受奴役、無知、粗野和道德墮落的積累”,而在社會主義社會,“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將如此迅速……生產將以所有人的富裕為目的”。

  公有制是“共同富裕”的所有制基礎。馬克思強調,“資本的壟斷成了與這種壟斷一起並在這種壟斷之下繁盛起來的生產方式的桎梏。生產資料的集中和勞動的社會化,達到了同它們的資本主義外殼不能相容的地步”。因此,社會主義國家要想實現“共同富裕”,必須消滅私有制,建立社會主義公有制,“在資本主義時代的成就的基礎上,也就是説,在協作和對土地及靠勞動本身生產的生產資料的共同佔有的基礎上,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

  高度發達的社會生產力是“共同富裕”的物質基礎。馬克思設想的社會主義社會所需要的生產力水平,必須超越資本主義制度下所能達到的最高水平,以彰顯社會主義經濟制度的優越性。因此,社會主義社會實現“共同富裕”,必鬚生產出足夠豐富的用於分配的社會產品,並構建合理的分配製度。“分配本身是生產的產物,不僅就對象説是如此,而且就形式説也是如此。就對象説,能分配的只是生產的成果”。為此,社會主義要“建立這樣一種制度……通過有計劃地經營全部生產,使社會生產力及其成果不斷增長,足以保證每個人的一切合理的需要在越來越大的程度上得到滿足”。

  3.以基本經濟制度為保障

  堅持公有制為主體。一種社會的生產資料所有制結構決定了由誰控制生產資料,由誰控制包括生產、分配、交換以至消費等社會經濟的各個環節,並主導社會政治和意識形態。以公有制為主體,保證了生產資料由全體人民共同佔有,生產社會化的要求得以體現和滿足,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從而為“共同富裕”提供物質條件。此外,勞動人民作為生產資料的共同所有者,以一種人人平等的關係開展生產勞動,使得“共同富裕”的社會關係條件得以保障,在生產發展以及物質、精神財富不斷豐富的基礎上,必然帶來全體社會成員生活水平的共同提高,“共同富裕”得以實現。

  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目前我國居民收入差距中存在兩種不同的差距:一種是由不同部門、地區和行業之間勞動者的貢獻和生活費用的差別造成的勞動收入差距;另一種是由財產佔有上的差別導致的財產性收入差距。財產性收入差距的不斷擴大和積累是造成貧富分化的主要原因之一,而要解決這一問題,就必須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的分配製度,為“共同富裕”提供分配製度保障。

  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我們要實現的“共同富裕”是能夠使全體人民共享高質量的發展成果,而不是搞低質量的平均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能夠極大程度地解放和發展生產力,提高人民羣眾的物質文化生活水平,有力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發展進程,從而為全體人民共享高質量發展成果提供物質基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作為我國基本經濟制度之一,在肯定了市場對資源配置的決定性作用的同時,也強調了政府的調控作用,通過政府各種政策措施的實行,不斷縮小地區差距、城鄉差距、收入差距,助推“共同富裕”。

  4.多舉措推動“共同富裕”

  提高發展的平衡性、協調性、包容性,改善收入分配結構。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增強區域之間發展的平衡性,強化行業之間發展的協調性,支持中小企業發展,不斷縮小區域差距和行業差距。着力擴大中等收入羣體規模,抓住重點、精準施策,推動更多低收入人羣邁入中等收入羣體行列。加強對高收入羣體的規範和調節,依法保護合法收入,合理調節過高收入,鼓勵高收入人羣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清理規範不合理收入,整頓收入分配秩序,堅決取締非法收入。

  鞏固脱貧攻堅成果,守住“共同富裕”底線。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脱貧攻堅戰的全面勝利,標誌着我們黨在團結帶領人民創造美好生活、實現共同富裕的道路上邁出了堅實的一大步。同時,脱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脱貧成績來之不易,要鞏固脱貧成果,必須毫不放鬆抓好農業生產,將鞏固拓展脱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保持主要幫扶政策總體穩定,健全防止返貧動態監測和幫扶機制,促進脱貧人口穩定就業,為“共同富裕”守住底線,紮實推進鄉村振興,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改善農村人居環境。

  深化經濟制度改革,完善“共同富裕”的制度保障。在城鄉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集體企業,推行民營企業職工持股,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充分發揮不同所有制企業的優勢,縮小國民收入初次分配差距。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物質基礎和政治基礎,是我們黨執政興國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國有企業在利用市場增效益的同時,兼顧公平謀幸福,從而縮小貧富差距、共享發展成果。民營企業職工持股的形式能夠有效限制資本收入在總收入中的佔比,提高民營企業員工的勞動收入,縮小收入分配差距。

  提高人民精神生活水平,促進人的全面發展。馬克思主義認為,人的需求是多層次的,除了物質生活的需求,還有精神生活的需求。因此,“共同富裕”除了要不斷豐富物質層面的產品和服務,還需要不斷豐富精神層面的產品和服務,使精神生活更加多姿多彩。只有物質需求與精神需求同時得到更大程度的滿足,即物質生活與精神生活的富裕同時實現,才能促進人的自由全面發展。促進人民精神生活的富裕,不斷滿足人民羣眾多樣化、多層次、多方面的精神文化需求,必須強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引領作用。

  (作者:丁曉欽,繫上海財經大學講席教授、上海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顧善雯,系江蘇省高職院校“大思政”研究協同創新基地助理研究員)

(責編: 王東)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